关注:
你当前的位置 > 海洋之神590 >
海洋之神590
文风回到教室
页面更新时间:2017-06-21 09:23

??文风回到教室,想收拾下东西。教室里没走的人,一见他回来,顿时静了下来,看着他的目光有些惊讶,隐隐地有些恐惧的意味。显然,他们已经知道刚才发生的事情,或者有的亲身看到了。厉害的人不是没有,可是第一天来就这么嚣张的人不多。尤其文风下手之狠,把两个平常横行一中的人都打的无还手之力。今天的事情,给他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,也明白文风绝不是学习尖子那么简单了。他阳光般的外表下面到底隐藏着什么呢?    张良也没走呢,不过,他只是静静地看着同桌收拾东西,并没有和文风说话。倒是他前桌叫小东的那位,咧开大嘴,回头对文风伸出了大拇指,说道:“小子,有种,不愧是学校界的传奇人物!”看着文风的眼里,也消了不少敌意。    而张良此时心里在想:“呵呵,这孙伟也真够倒霉的,文风还没去找他,老天倒把机会送了过来,以眼前这位的性格,怎么会放过。他故意下手那么重,估计高个他们两个得疼上两天了,又对着那么多人,很明显在削孙伟的面子。孙伟岂会咽的下这口气。看来,文风是要速战速决了。是啊,现在已经是高二上半年底了,给他的时间不多了。贵族学校......”    想到这里,他的眼里出现一阵迷茫,“那里本该是自己所去的地方,唉,文风,那里,你又需要多长时间呢?那里可没普通学校这么简单了。不过,一切也越来越有意思了。”他的嘴角也露出一丝类似文风的笑,只是这笑里,似乎有种痛楚,在无声地延伸......    文风故意多等了一会儿,孙伟却奇怪地没有动静,他只好先回家了。但他明白,以孙伟的为人,一定会来找他的,不过,具体什么时间就不知道了。但时间绝不会太长。    文风在家里是个标准的好孩子,正如同他的学习成绩。虽然不知道他为什么老是转学,(文风从来不说明原因),但他的父母还是支持他,因为他每回拿回来的成绩单,足令父母称慰。他是独子,父母都是工薪阶层,家境不算富裕,但也自给自足。文风的父母很宠爱他,文风也孝敬他们,从不叫他们操心。所以,外面发生的事情,文风瞒得很紧,他不想叫自己的父母为他操心。他很懂事。    文风回到家的时候,母亲正在做饭,父亲在客厅里看电视,见文风回来,他父亲问:“第一天去一中,还习惯吗?”   ,海洋之神590; “爸,没事,那里挺不错的。”文风笑着回答。    “好,那就好,去放东西吧。你妈快做好饭了。”    “恩。”    文风回到自己屋,扔下东西,就在床上躺下了。他闭上眼睛,松弛下来。只有回到家的时候,才是他最放松的时候。窗外的眼光透过玻璃,温和地照在他脸上,光晕轻轻地来回旋。那是张帅气的依然含带稚气的脸,只有这个时候,他才像个无拘无束的少年。片刻,他似乎睡着了,睫毛微动,鼻子缓缓有序地呼吸,嘴角依然溢着笑,那笑容,是那么舒服...    “小风,小风!”“啪”房门被推开,他父亲正要接着喊他,却发现文风在床上睡着了,他的母亲跟在后面,赶紧拉他父亲:“小声点,孩子睡着了,叫他睡会儿吧。他也够累的。”他母亲心疼地说。接着,他们两位退了出去,轻轻地带上门。    “好漂亮,这里好漂亮,河里有水有鱼,远处有做小山。在河边还有做白色的小木屋,屋周围稀稀落落地还长着一些树,好绿的叶儿,小鸟儿在上面歌唱。蓝天白云,春意盎然。    一个美丽的女孩,正倚着窗户,坐在小木屋里,大眼睛,如水一般清澈有神,白皙的脸,肌肤如玉,长长的辫子搭在肩上。她的脸上洋溢着笑容,正向自己招手呢,‘文风,文风,快来啊’,自己高兴地向那里跑,用很快很快的速度,就快了,就快贴近小木屋了。    突然,天陡然变着,刮起旋风,雷电交加,一道鸿沟出现在前行的道路上,很宽很深,那小木屋开始在风雨里飘摇,那个美丽的面容变地越来越模糊,‘小玲,小玲,你别走,我这就过去,等等我,小玲,小玲......”    “小风,怎么了,快起来,是妈妈。”文风费力地挣开眼睛,看到两张关切的脸,“哦,原来是梦。”他擦擦脑门上的汗,慢慢地坐了起来。    “小风,又想小玲了。”文风母亲问。    “恩,妈,没事的。” ,海洋之神590;   “唉!孩子,看开点吧。”    “妈,放心吧,我会忘记她的。”    文风母亲摇摇头,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。文风父亲看着,拉拉他的母亲,说:“咱们先出去吧,叫孩子自己静静。”    回头又对文风说:“孩子,要坚强,不是咱的咱不要,是咱的跑不了的。”    文风抬起头看看父母,冷静地说:“爸妈,放心吧,我懂!”    “那就好,赶紧去吃饭吧,妈去给你热,下午还要上学呢。”文风母亲说完,便和他父亲走了出去。    文风见父母出去了,脸上出现疼痛的神情,他想起了那个女孩走时的身影,那么决绝。那个年轻男人亲切地搂抱着她,还得意地嘲笑自己??    “小子,我是a市第一帮烽火会少帮主,a市是我们说了算的。别不自量力!小玲的选择是对,你不过是个穷小子,你不可以叫她过上好日子的。哈哈哈!”那年轻男子轻蔑地对他说。    而小玲的脸也变得那么陌生,对他的乞求不屑一顾,冷冷而轻蔑地对他说:“文风,别怪我,我只不过选择过好的生活而已。你,不能给我。他能给。”    “不,小玲,别这样,我会好好念书,考好大学,找到好工作,以后我转很多很多钱给你。文风哭泣地哀求。    “文风,你怎么还不清醒。你就算上了好大学,找到好工作,又能怎样,你能有他这样的实力吗,a市,你能说了算吗?我们不是小孩子了,以前忘记吧,那并不是爱,也不是我的需要。”小玲接着说。    文风的脸完全被泪水模糊了,“不,不是真的,这不是真的,”他喃喃地低诉。    见小玲要上那男人的车了,他赶紧追上去,拉住了她的胳膊,还想哀求。这时,那男子见他这样,脸色变得阴狠,一把拉开文风,又一脚把他揣倒,狠狠说道:“妈的,小子,我警告你,以后别找小玲了,不然...嘿嘿,别怪我无情.”    小玲见他这样,也于心不忍,赶紧拉住那男的,粘声说:“天哥,别生气,别理他,废物一个。我们走吧。”    那男的听了,得意地笑笑,在小玲脸上亲了一口,说:“好好,小宝贝,我们走,去a市饭店吃海鲜。”说完,拉着小玲上了车,扬长而去。    文风倒在地上,胸口的疼痛感叫他无力起来,他的手撑着地,想站起身,扑面而来的尘土叫他有种窒息感,但他的眼睛里清楚地记住了:那是辆黑色的奔驰轿车,车牌号是五个八,88888,海洋之神590!很耀目,因为这几个号,夺走了他的爱。    接下来的几天,文风如同得了一场大病,把自己的门反插上,躺上屋里不吃不喝,把他的父母急坏了,找他最要好的同学问,才知道,小玲和他分手了。他们也知道小玲,看着文风他们两个做了三年的朋友,那是个善良的孩子啊。他们知道文风的性子,骨子里很好强,很倔强,但往往这样的人遇到事情时,也很脆弱。后来怕他有什么好待,赶紧把门砸开了,一进去,看到文风的样子,心疼坏了,赶紧送了医院。文风足足在医院呆了三天,输了三天液才好过来。    从医院回来,文风又恢复了往常的样子,按时上学,回家。他的父母很高兴,以为文风终于没事了,殊不知,文风不再是以前的文风了。不过,他依然是孝敬父母的好孩子。    这边,文风终于从回想中醒过神来,他的脸色慢慢回复了正常,嘴角扬起习惯性的笑意,只是那笑意似乎多了些冷。文风心想:“a市,我一定会拿下的。小玲,这一切都是为了你,我会叫你后悔的,别人能做到的,我能!别人做不到,我也能!”    “《伤》黯然,如夜/湖,不起波澜/雨至,淋碎西山/石头滚落声音/岁月的呐喊/    天崩地裂,与我无关/蹉跎时光,唯剩哀叹/欲驾一缕清风归去/又恐高处寒/回头望时,伊人笑的灿烂/    灿烂的,叫我心寒/难道,这世间/唯风雨是我的伙伴/    凄风冷雨中,谁静静走来/清身傲骨,不动声颜/他的眼神,叫我的心/无比震颤/”    文风也想起了自己写下的这首诗,他摇头一笑,神情从果决又变得凄苦,不过,瞬间又正常。    文风从自己的屋里走出来的时候,母亲已经热好了饭,餐桌上摆着自己喜欢吃的水煮肉片和虾皮吵鸡蛋,文风看在眼里,鼻子一酸,对母亲说:“妈妈,我以后不会叫你们在操心了。”    母亲听完,轻轻走过去,抚着他的头发说:“傻孩子,傻孩子....”    “妈...”文风哭了,倚在母亲怀里,只有在此时,他才是个孩子,没有负担没有烦恼。    “妈,我会叫爸和你过上好日子的,我会好好孝敬你们的。”文风心里暗道,他下定决心,要以自己的双手打造属于自己的未来,而这未来,要让自己来掌控!道路已经选择了,他不会后悔!看完文章如果有所感触,可以转载到自己空间,

希望结识更多朋友, 欢迎加我Qq.32312 为好友, 来者不拒!!